國家公務員考試網 地方站: 福州 泉州 莆田 龍巖 三明 南平 寧德 漳州 廈門
您的當前位置:福建省公務員考試網 >> 申論資料 >> 申論范文

2010年福建秋季公務員申論范文(7)

Tag: 福建公務員申論范文 2010-05-29    來源:福建公務員考試網 字號: T | T | T 我要提問我要提問

  一、注意事項

  1.申論考試是對應考者閱讀理解能力、綜合分析能力、提出和解決問題能力、文字表達能力的測試。

  2.參考時限:閱讀資料40分鐘,作答110分鐘。

  3.仔細閱讀給定資料,按照后面提出的“作答要求”作答。

  二、給定資料

  1.張海超,一個才28歲的年輕男子,懷著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的樸素愿望,2004年到鄭州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稱振東公司)上班,先后從事過雜工、破碎、開壓力機等有害工種。工作3年多后,他被鄭州和北京多家權威醫院確診為塵肺,但卻被職業病法定診斷機構——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診斷為肺結核。2009年6月22日,多方求助無門之后,被逼無奈的張海超不顧勸阻,自費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了開胸手術尋求真相,以無比悲壯的自殘方式揭穿謊言,證明自己確實患上了塵肺,而不是肺結核。

  張海超“開胸驗肺”之事經媒體報道后,引起全國普遍關注,讓社會再一次將目光聚焦于一個重大話題——農民工健康。這個駭人聽聞的悲劇,讓我們看到基層人民維權何其艱難,看到法律對公民的保護是多么的蒼白無力,看到勞資關系多么扭曲,以及相關的社會保障機構的道德良知的淪喪到了何種程度。

  媒體報道容易讓人誤解,以為打開胸腔之后,肺上的粉塵看得更清楚了,所以張海超的病就得到了確診。其實,在張海超“開胸驗肺”前,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便對他坦承:“憑胸片,肉眼就能看出你是塵肺。”張海超說:“6月16 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給我檢查后排除了肺癌和肺結核,但依然無法證明我得了塵肺。我問醫生還有什么辦法,醫生說可以做CT穿刺,這個辦法也能確診塵肺,但是我知道職防所不承認這個。我再問,醫生說還有一個辦法,活檢。我一聽開胸驗肺這個辦法,只用了5秒鐘,就下定決心做這個手術。我是這么想的,我當時只有兩條路,一條等死,一條開胸。如果再不確診,那么我只能等死了;做開胸手術,無非兩個結果,一個不是塵肺,那當然好;如果是塵肺,那么我確診后就可以去申請賠償,進行治療。”張海超說,“開了胸,這個總有說服力了吧,職防所你不可能再不承認。”

  在開胸之前,醫生告訴張海超這個手術有風險,他可能下不了手術臺。但張海超說等下去也是一死,與其等死,還不如賭上一把,總不能以后死了之后做尸檢才知道真相。前進一步是手術刀,后退一步是病魔纏身而難以生活,一個農民工以如此極端的方式與命運抗爭,以“開胸驗肺”的形式維權,卻充分暴露了中國職業病防治體制之弊。

  雖然身患沉疾的張海超挺過了這一刀,但他的“開胸驗肺”之舉并非沒有代價,15厘米長的傷口讓他現在依然感覺疼痛;手術造成了肺部粘連,醫生讓他每天吹氣球增加肺活量來自愈,到現在還沒有起色;手術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原本在鄭州上400元一個月幼兒園的女兒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重新回去,唯一讓他欣慰的是自己的塵肺真相大白。

  2.“開胸驗肺”是一個分水嶺。沒開之前,張海超為了否決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肺結核”的診斷,一年多時間里,花了9萬多元,在鄭州、北京各大醫院檢查,都證明是職業病“塵肺”,可鄭州方面就是不認。而在開胸之后,張海超的悲慘命運開始牽動人心,媒體輪番報道之后,相關領導高度重視,紛紛作出批示。據報道,批示該案的領導有:衛生部陳竺部長、書記張茅、副部長陳嘯宏、河南省徐光春書記、郭庚茂省長、宋璇濤副省長。這些領導如此關心,并不僅僅因為看到張海超打開的胸腔里肺葉上的粉塵有多么厚,而且也看到這個青年的抗議行為有多么激烈。于是此事終于“特事特辦”,鄭州市政府成立由安監、衛生、勞動、監察、信訪、工會和新密市政府為成員的“張海超事件”處理小組,衛生部派出專家督導組趕到了河南,甚至專程到張海超家中為他看望會診,結果張海超和他的幾名工友,花了好幾年都沒能得到確診的病,一夜之間得以確診,曾經艱難無比的維權之路似乎已經成了一條坦途。

  在當地各級領導關懷下,雷厲風行表達了親民的愿望,頻施德政,撤職查辦責任人與大規模排查職業病并舉,形勢一片大好,壞事又成了好事。

  但是,憑借當今的醫療技術,證明一個塵肺病又有何難?而張海超卻為此奔波了近兩年,不惜“開胸驗肺”,甚至驚動衛生部派出專家組親自督導,才得到一個結果。是不是所有的塵肺病鑒定,都必須要開胸才能認定?是不是所有的塵肺病鑒定,只有在衛生部督導組的監管之下才能有個公正結果?鄭州市委市政府如果早一點“高度重視”,會出現今天這樣的結果嗎?

  2009年7月30日,張海超坐在自家院子里接受記者采訪,他說原來是上訴無門,現在是大半夜兩點站長親自把結果送到家里;原來是求爺爺告奶奶誰都不理,現在是自己連做復診或者鑒定都沒有決定,最終結果就莫名其妙地冒出來了。“工友和村里人都說我撐了這么久,終于贏了。我知道自己在診斷上確實贏了,但是現在已經是塵肺、笃,就是晚期了,這個病到了這地步就沒法逆轉,治不好了,如果我早一點確診的話,還能洗肺,從這個來說,我肯定是輸了。”

  3.早在2007年1月,新密市衛生防疫站就曾為振東公司員工做過體檢。防疫站當時根據胸片已發現張海超胸部有問題,在診斷書上清楚寫明:請“復查診斷,塵肺?結核?”通知公司讓他去復查,但這個通知被振東公司截了下來。被單位欺騙這一事實令張海超無法接受,他決定先確診再索賠。當他前往鄭州市職防所求診時,振東公司卻拒絕出具職業病鑒定所必需的相關材料。討要多次無果之后,張海超開始上訪,經歷千辛萬苦,直至如愿以償在職防所完成診斷。這時,距離張海超被懷疑患上塵肺已經過去了近20個月。

  2009年5月12日,張海超獲得了在鄭州職防所診斷的機會。然而,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5月25日,鄭州市職防所出具的鑒定結果竟然是“無塵肺0+期(醫學觀察)合并肺結核”,給出的意見是:進行肺結核診治,建議到綜合醫院進一步診治。在北京協和醫院、北醫三院等國內一流醫院都懷疑是塵肺病的情況下,鄭州職防所居然給出“肺結核”的結論。按照《職業病防治法》,只有職業病病人能“依法享受國家規定的職業病待遇”,這意味著沒有職防所的職業病證明,就沒有一切:沒有工傷待遇,沒有對企業提起索賠的權利,甚至拿不到一粒救命的藥丸。

  “無塵肺0+期(醫學觀察)合并肺結核”,這個貌似客觀的專業術語,令人如墮云霧。從字面上看,似是而非。鄭州市職防所副所長李國玉解釋說:“我們的診斷結果并非肺結核0+期,就是懷疑塵肺,但還不到工期塵肺的標準”,屬于醫學觀察期。醫學觀察時間為每年一次,連續觀察5年。從人性的角度出發,不管這樣的診斷多么符合“科學標準”,都是冷酷而絕情的,因而也是荒唐的。而由于張海超悲壯地選擇了“開胸驗肺”,引起媒體廣泛關注,在張海超維權路上重重設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做下的丑事,遂成丑聞。

  4.“開胸驗肺”事件披露后,經河南省領導批示,7月26日,鄭州市衛生局責成鄭州市職防所組織人員,到張海超曾經就診過的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河南省胸科醫院、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等單位收集張海超診斷、檢查、治療及病理學等資料,并詳細了解張海超職業史,邀請職業病專家會診,當晚,確診張海超患“塵肺、笃”。

  張海超說:“如果對于我的病難以診斷,完全可以另找專家給我鑒定,而不是這樣稀里糊涂地下一個結論,太不負責了。而且短短兩個月時間,前后診斷結果差別這么大,原來是無塵肺,現在則成了塵肺Ⅲ期,你醫技再不高也不可能出現這么嚴重的錯誤,這不是用‘醫術不高,水平不夠’就能解釋的。”

  而且,張海超在“開胸驗肺”之前,已經在多家醫院做了鑒定,鑒定結果都是“塵肺病”,但鄭州市職業防治所硬是診斷成了肺結核,并稱其他醫院“沒有做職業病診斷的資質”。這真是咄咄怪事!明明患了“塵肺病”,有資質鑒定的機構卻選擇性失明;當其他機構鑒定出了結果,職業防治所又稱其不具資質,這不是陷患者于兩難境地嗎?

  其實,雇主逃避責任,還不至于將張海超逼上“開胸驗肺”的絕路,關鍵是具有裁判地位的職業病防治所,偏偏將很簡單就能判斷出來的塵肺“診斷”為“肺結核”,其中的隱情就值得探析。這究竟是無意的誤診還是有意的替雇主推卸責任?

  5.2009年7月28日,鄭州給予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新密市衛生防疫站等單位通報批評;追究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主管業務領導責任,決定停止所長李磊工作、接受調查,免去李國玉副所長職務,撤銷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3位職員的塵肺病診斷資格證書;新密市衛生局免去耿愛萍新密市衛生局副局長、防疫站站長、監督所所長職務;責成有關部門對鄭州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進行立案查處。

  至于各人在此事件中的角色分飾、責任區分,卻被這份語氣匆匆的“判決書”統統省略。但是,行政問責不能覆蓋法律追究!堵殬I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規定,“職業病診斷機構依法獨立行使診斷權,并對其做出的診斷結論承擔責任”,針對“出具虛假證明文件的”,“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廣東南方報業網有文章寫道,為什么“憑胸片肉眼就能看出是塵肺”,鄭州職防所竟然“做出這么低級的誤診”?這樣的懸疑必須進行追究。“撤銷塵肺病診斷資格”顯得避重就輕。如果技術水平低下導致誤診可以解釋和推脫一切,難保不會有更多“專家”有恃無恐,以專業為武器,做殺人不見血之事。而且在當前醫療技術水平下,區分塵肺病和肺結核并不難,為何有關職能部門非要等到媒體“曝光”、社會持續關注、省部級領導批示后,才想到查漏補缺呢?

  6.雖然自己的病終于有了一個明確的說法,但張海超心里并不輕松,因為他的維權之路遠沒有結束。張海超說,他現在在等兩個結果,一個是傷殘鑒定,不知道是一級傷殘還是二級傷殘;另一個是鄭州市組織專家給他制定的有效治療方案。“因為這兩個都牽涉到我的職業病賠付預算。”張海超說,“問題是鄭州市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當年根本沒有給他買工傷保險,只有一個商業保險,現在這個保險已經失效了,所以整個賠付都要由公司來承擔,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公司的態度。”

  根據以往的慣例,張海超只能拿著傷殘鑒定的結果去向振東公司索要相當于工傷保險同等金額的賠付,這將是一條漫長的維權之路。而這對于一個因為一天也拖不起、為了救命不惜“開胸驗肺”的“塵肺病”患者,幾乎等于讓“開胸驗肺”白驗!這個問題的沉重,還在于這不是張海超一個人的悲。喝珖2.25億農民工中,竟然只有4 942萬人加入了工傷保險。本來,農民工大多從事危險系數最大的行業,解除因高風險而造成的后顧之憂,尤其需要參加工傷保險。否則,一旦像張海超那樣,與等死無異。

  這是一個更加冷酷的事實。如果說此前為了證明自己患上塵肺病,張海超不得不開胸驗肺,已經讓人們看到了一位農民工的悲哀與不幸;那么當其塵肺病已被認定后,卻又拿不到一分錢的工傷保險賠付,就更令人倍感辛酸。這不僅意味著張海超此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包括開胸驗肺)都已化為烏有,同時更為以張海超為代表的農民工的整體命運作了一個冷漠的注解。

  至此,圍繞著張海超展開的開胸驗肺事件,已經發展成一部如何保障農民工基本權益的連續劇,開胸驗肺不過是第一部,難獲工傷保險是第二部,而張海超即將展開的向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進行維權的司法訴求是第三部。如此漫長的維權之路,等待著張海超的命運將是什么呢,恐怕誰都難給出一個答案。

  患上不該患的塵肺病,張海超的身體已經被嚴重損害,如果再得不到相關賠償及應有治療,那么張海超28歲以后的生活該如何順利繼續下去,他的生活又該由誰來照料?如果連這點都無法保障,那么社會公平又將被置于怎樣一個尷尬位置?

  7.張海超的維權有兩大特點,一是馬拉松,二是非常極端。近兩年維權求醫之旅,張海超花費近9萬元,早已是債臺高筑,其悲情與苦痛、絕望與無奈,由此可見一斑。

  一起并不復雜的職業病診斷,鬧到最后,當事人竟然要用最原始、最痛苦、最高成本的方式來證明,昭示著某些罔顧民情民意的公權機構何等之蠻,弱勢群體的“弱勢生存”何等之艱,政府職能部門的不作為、亂作為,給公眾造成的痛苦、給社會造成的損失是何等之巨!

  更可怕的是,這種與和諧社會格格不入的極端維權方式,極容易產生“示范效應”——以極端的方式引起政府部門重視,提高問題的關注度,收到一般途徑無法比擬的效果。如果“開胸驗肺”成為弱勢群體維權的“路徑依賴”,必將后患無窮。解決矛盾的成本外化,將成為社會不能承受之重,對社會各方都不是好事。“開胸驗肺”,折射了時下嚴重的社會痼疾——公權的蠻不講理,讓公眾無處訴說。

  從根本上說,“開胸驗肺”事件的補救和解決,并非是在正常的法制框架和維權機制中得以完成的。每一個勞動權益受到侵害的個人都無法去指望由中央派出督導組,地方成立聯合調查組來保護自己。從輿論本身而言,它對同一類事件的關注也不可能永遠保持同樣的熱度,那些沒有“開胸驗肺”的工人,又從哪里發出聲音?只能以更加極端、更加驚人的方式來吸引媒體和社會的視線,又會是一種怎樣的悲慘和殘忍的深淵?

  8.病情被用工單位故意隱瞞,導致健康嚴重受損,一度求治無門,張海超是不幸的;張海超又是幸運的,在“開胸驗肺”事件被媒體曝光后,他受到從中央到地方的高規格關注與慰問,得以進行治療。但在張海超身后,有多少農民工正在維權的路上舉步維艱、在沉默中忍受病痛的折磨,甚至在當事者推諉中,不了了之?

  2009年8月5日,長期為農民工工傷維權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市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提交了一份《農民工工傷保險問題研究報告》。報告共收集整理329件農民工工傷案件,涉及農民工344人。報告顯示,工傷認定程序漫長、維權成本高、行政執法部門缺位等問題,成為當前農民工工傷維權的“攔路虎”。

  上述那份調查顯示,工傷認定程序平均需要16個月。表面上看,難以認定的原因是農民工與用工方之間的勞動關系不明確,深層的原因則是非公非農的身份,導致了農民工進城務工一直處于不確定的狀態。并不是農民工不想簽訂勞動合同,也不是不想有工作證、工資條、出入證,而是企業為了事后推脫責任根本就不愿做這些事情。在一個勞動力買方市場的大背景下,蜂擁進城的農民工能夠找到事情做已經很不容易,哪里還有更多的談判籌碼?

  導致農民工工傷維權艱難,最根本的原因依然是當下社會結構中農民工尷尬的身份問題。維權成本高,客觀地說,這只是一個相對的說法,城市工人工傷維權的成本并不比農民工的低。甚至,很多情況下,仲裁機構、法院還因為受傷害者是農民工,而啟動了簡易程序,盡量快一些解決問題。然而,即便這樣,對于“無根”的農民工而言,仍是無法承受的沉重負擔。很簡單,農民工與城市毫無聯系,無法生存,一旦喪失了勞動能力一天也呆不下去,只能盡快返鄉。君不見那些一代農民工,在城市打工逾30年也沒能在城市里立足。

  9.張海超的床頭擺放著一本《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以及不少與職業病防治有關的法律法規,收集這些資料的過程正是張海超尋求職業病鑒定保護屢屢碰壁的過程。申請職業病診斷手續煩瑣,是勞動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堵殬I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規定,申請職業病診斷時應當提供:①職業史、既往史;②職業健康監護檔案復印件;③職業健康檢查結果;④工作場所歷年職業病危害因素檢測、評價資料……其中多項都須弱勢的勞動者向強勢者索取,與虎謀皮,結果可想而知。只為了獲得這一求診“資格”,張海超上訪兩年,以致喪失了最好的治療時機。

  讓給勞動者造成健康傷害的企業提供不利于自身的證明,而一旦勞動者通過職業病鑒定機構診斷患上了職業病,就需要企業出錢,這是一種怎樣的制度邏輯?

  不少醫生認為:“得了職業病,還得單位開具證明才能鑒定,說是讓高污染企業憑良心辦事,其實恰恰給企業留下了能鉆的空子,幫助企業推卸了責任。”在用人單位不愿“自證其罪”的情況下,這個規定人為增加了職業病檢查的難度,抬高了職工維權的門檻。它到底是有利于勞動者的職業病防治,還是有利于維護用人單位的利益,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張海超為證明自己患病而不惜“開胸驗肺”,他挨的那一刀其實也砍向了“有病”的職業病鑒定體制。按照國家職業病防治法的有關規定,職業病的鑒定由當地職業病防治所進行,正是這種“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壟斷式、封閉性制度設計,將職業病患者逼入了一個“說你有就有,說你沒有就沒有”的絕望境地,除非你有超出常人的勇氣,以極端方式尋求制度外的解決之道?墒,有多少人敢于“開胸驗肺”,以巨大的風險成本來換取那一點并不能完全指靠的希望?

  10.某種意義上,張海超與《職業病防治法》《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堪同孫志剛與《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相提并論。唯有修訂職業病診斷法,“開胸驗肺”事件才可言“解決”。也唯有如此,張海超“開胸驗肺”的悲壯,才真正有所價值。就目前而言,《職業病防治法》和《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有兩項漏洞,成為眾人討伐的靶心。其一,看職業病必須由工作單位提供資料。其二,職業病鑒定要交給一個壟斷的機構。前者實質上是要求用人單位“自證有罪”,因此,會導致用人單位積極逃脫責任和義務;后者則是一種權力壟斷,使得職業病鑒定很難得到有效的監督和制衡。倘若從這個角度來分析,是有缺陷的制度,讓張海超維權之路,變得漫長而艱難。因此,輿論要求修改《職業病防治法》的呼聲愈來愈高。面對職業病防治所與企業“合伙’’把塵肺說成肺結核“權力診斷”的僅僅是張海超一個人嗎?就在張海超“開胸驗肺”事件發生后,鄭州市衛生局宣傳處處長虞繼亮7月30日稱,張海超的4名工友也被確診為塵肺病。對此,網友“偶也腦殘’’批評道,“衛生部對‘個案’思考與公眾對‘個案’的思考,處于冰火兩重天,一冷一熱,從一個側面折射出個別政府部門對百姓利益訴求的巨大冷漠。”那么,需要多少人付出健康和生命的代價,才能喚醒法律和體制,去做出必須做出的改變?要制度設計者來承認所設計的制度有漏洞并盡快糾正,顯然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11.所有生活在塵肺病陰影中的工人都應該感謝張海超“開胸驗肺”的抗議,衛生部緊急發布了新版《塵肺病診斷標準》,并啟動了全國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現狀調查。

  一組龐大而冰冷的數據擺在公眾眼前:2008年,全國新發各類職業病達13744例,我國塵肺病診斷病例已經超過60萬人,存活47萬人左右。其中折射的,正是一些地方片面追求GDP政績,忽略甚至無視經濟高速發展目標之下勞動者的健康,在工業車輪前進的過程中,烙下“職業病”的沉重暗影。

  河南省職業病醫院一位負責人說,“職業病首先在防,《職業病防治法》規定,用人單位應當為勞動者創造符合國家職業衛生標準和衛生要求的工作環境和條件,并且采取措施保障勞動者獲得職業衛生保護。比如塵肺問題,該法明確規定要求相關企業采取降塵、防塵措施,而且規定政府相關部門要實施監管,可是政府相關部門沒有過多的力量去做這些事情,監管措施基本上是空白的。”

  河南省衛生系統一位人士表示,“在GDP與職工利益的天平上,有些地方政府部門顯然偏向了前者”。“開胸驗肺”事件提醒我們:以往那些為了追求經濟發展“遷就資方、將就勞方”的思路已經誘發出諸多社會弊病,體制性糾偏成為當務之急;公共政策不能只以下層“不出事”為目標,必須俯下身來,直面各種各樣的勞資矛盾。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在借力億萬農民工的同時,也積壓了不少問題。人們不應一邊贊美農民工推動經濟發展的偉大貢獻,一邊讓他們在資本和權力的雙重擠壓下呻吟。

  三、作答要求

  1.曾經為農民工張海超“開胸驗肺”,并為他出具“塵肺合并感染”報告的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受到河南省衛生廳通報批評并立案調查。通報認為,鄭大一附院在不具有職業病診斷資格的情況下,進行職業病診斷,違反了《職業病防治法》。此事被媒體報道后,引起社會強烈反響。就河南省衛生廳對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無資質進行職業病鑒定的通報批評發表自己的看法。(20分)要求:用一句話概括自己的觀點,并進行適當分析,字數不超過300字。

  2.“開胸驗肺”看似荒唐,卻充分暴露了農民工因患職業病而維權時的舉步維艱,以及我國職業病防治體制之弊。結合材料,對出現這樣的現象的原因進行分析。(20分)    要求:觀點明確,分析恰當,條理清楚,600字左右。

  3.就維護農民工的合法權益,預防材料中所反映的事件再度發生,請你提出應對的措施。(20分)要求:緊扣材料,有針對性,有條理,600字左右。

  4.農民工張海超“開胸驗肺”事件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2009年9月16日,張海超證實,他已獲得鄭州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各種賠償共計615 000元。“開胸驗肺”事件終于塵埃落定,我們在為張海超感到慶幸的同時,心中仍抹不去一絲苦澀,其中留下的問題讓人深思。以“從‘開胸驗肺’說開去”為題,自選角度寫一篇文章。(40分)要求:

  (1)從給定資料入手,觀點明確,判斷恰當,論述集中,語言流暢。

  (2)1200字左右。

更多
RSS Tags
返回網頁頂部
麻将app犯法吗 南京麻将 街机千炮捕鱼网络版 好彩1预测分析 海王捕鱼礼包兑换码 乐玩江西麻将鄱余万官网 街机捕鱼城手机能下载吗 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捕鱼大富翁斗鱼版 闲来广东麻将 意甲5月恢复训练